蘑菇少吃一点吧!

这篇文章是转载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c4NzQxNQ%3D%3D&mid=200019420&idx=5&sn=5f33137e863aa03f14bdfb2d6cf4aa40&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uin=MjIxNjY0NzU4Mw%3D%3D

从这篇文章里所吸取的知识是:

  • 蘑菇和有些食物特别容易吸收重金属;
  • 重金属会伤肾;
  • 重病者,在进行治疗时(接受化疗者更是重要),要考虑进行重金属排毒,才能有效的对疾病进行治疗以及加快康复的速度;

在苏黎世大学医院病理所呆的时候,有天来了一位从大学本部生化系研究真菌的博士,到病理所做电镜技术员,名字叫Guhl,很好很和气的一个人。由于工作上的事情,他来不久,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这个老古同志很有意思,中学毕业后没有直接申请上大学,而是到一家造船厂当学徒。后来由于瑞士保护环境,渔业生产越来越不景气,他以38岁高龄,去苏黎世大学读生物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只好一直读下去。等到40好几了,才弄了个研究真菌的Ph.D。其实,当时老板顾他并不是为了研究真菌,只是想找个切电镜片子的人,他算最佳人选了。老古对谁都一团和气,对我也不例外。在他之前,我请周围的人都吃过中餐,他是后来认识的好朋友,所以就单独做了一餐给他吃。他是个很随和的人,我征求他意见说想吃点什么时,他说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中餐就行。

单身多年使我自己也成了厨师。记得那是个周六的下午,我做了一顿比较丰盛的晚餐,期间有道菜是蘑菇炒辣椒。蘑菇是我在中餐超市专门去买的,味道好得没得说,可以用色香味俱全来形容。具体做了几个菜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有5-6道吧。总之,他吃得津津有味,但就是对蘑菇炒辣椒,动都没有动。

由于他送给我的学位论文就是关于真菌研究的,所以我很不解,就问他为什么不吃蘑菇?是不是怕蘑菇有毒,吃了会要命。哪知,不问不要紧,一问还真问出了很多话题来。

我介绍了我很喜欢吃蘑菇的历史后,老古同志告诉我,这蘑菇是不可以多吃的。每月最多可以吃200g。

我问何故?他说,蘑菇虽好,但有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对重金属的富集能力特强,最多可以达到100多倍。几乎所有重金属,如铅、汞、镍等等等等所有的重金属,蘑菇都会富集。但是,我们人体却没有排出重金属的机制。久之这些重金属就会在肾小管内聚集,严重时甚至会引起肾小管的坏死。其实,他最后的解释纯属多余,作为医生,我知道这重金属进入人体后会聚集在哪里,对人体有什么危害。

那时候我正在给老板做个有关小老鼠肾发育的小题目,看过很多关于肾发育的资料。我反驳说,肾的代偿能力非常强大,1/4个肾脏就可以维持人体代谢的需要。老古立即对我说“是啊是啊,所以建议你少吃点,每月吃200克,让你的肾慢慢代偿啊!”。

过了几天,老古专门找到我,说他又问了他的那位研究蘑菇“生理学”的同事,那位老兄(也是洋鬼子)更绝:说一片也不可以吃,并调侃说“我们瑞士人人均寿命80多岁,就是不吃蘑菇的功劳”。

最近10多年,发现卵巢癌患者的化疗,只需要化疗6个疗程就够了,疗效与化疗12个疗程差不多。但最近却一连发现有3位患者,在进行到第4个疗程的时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肾功能受损。当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顺铂对肾脏的损伤,但这几个病人的肾脏代偿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带着这个问题,我在随访中对这几个病人的饮食习惯问了一下,发现她们的确都和我一样,喜欢吃蘑菇。

国内的环境污染已经不再是个秘密。地不分南北,水不分东西,气不分内外,几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对于在这些受到污染的水土上生长起来的蘑菇来说,可以肯定地是,它们会对土壤、水和空气中的重金属有富集作用。我们吃下去之后,这些重金属就会沉积在我们的肾小管内,久而久之,就会伤及我们的肾脏。一旦我们再有个高血压、糖尿病什么的毛病,肾脏的代偿能力会进一步下降。搞得不好,我们将来需要做肾透的人会越来越多,年纪也会越来越轻。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是将信将疑,因为生活习惯是从小养成的。小时候在农村吃不到什么好东西,这蘑菇在草地里到处都有,又不花钱,还真吃了不少。后来油水多了,用蘑菇炒肉炖汤红烧等,样样都好吃。我是个很喜欢吃蘑菇的人。

后来在NZZ (新苏黎世报)上看到一篇报道,说在乌克兰、德国等被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污染的地区,专家们开出的处方就是大力种蘑菇,以富集这些被放射线污染的地区的重金属和有害金属,尽快使这些地区恢复到污染前的水平。看了这篇报道后,我对这位兄弟的话,才开始真正相信起来。

前几天新语丝上周光达先生在《爱肾别乱吃药——从台湾的洗肾说起》中说,台湾2300多万人口中,要进行肾透的人就有4万多,真把我吓了一跳。周先生的观点当然是很正确的,因为什么药都需要肾脏来代谢,所以我们在无需吃药的情况下,尽量别吃药。但是不仅周先生没有提及这个问题,而且国内很多科普文章都没有提及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把自己知道的这个秘密说出来。以前没有说,主要是自己既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专家,又没有看到过相关的研究资料,怕自己说错了,被人批得体无完肤。不过,在写完这篇文章后,用“污染、蘑菇”在百度里检索了一下,还是有少许文章说不可以吃前苏联和乌克兰地区有核污染嫌疑的蘑菇。

记得刚做住院医生的时候,那时对卵巢癌患者做化疗,药物中顺铂已是必备药,而且现在这个药还是卵巢癌化疗的首选药。顺铂这个药物,对改善卵巢癌患者的预后起了很大的作用,使80年代前的1年成活率不到20%,在使用这个药后其2年成活率超过80%。现在这个药也用于其它恶性肿瘤的化疗。但这个药有个很大的毒副作用,就是损伤肾脏,像氨基糖甙类抗生素一样,引起肾小管坏死。做小医生的时候对这个药的疗效还不是很清楚,一个病人要做12-14个疗程(一般一个月一次,算一个疗程,一个病人要做一年多),但我也没有见到几个因肾功能受损而停药的。

国内很多人都觉得找不到题目做,大家抄来抄去,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我真希望,有学习化学、食品或药品的朋友看了本文之后,对市场上的蘑菇中的重金属含量,做个检测,看看这些蘑菇中的重金属到底有多少,我们是否还可以吃,我们可以吃的最佳量是多少?10多年前有同志建议我每月吃蘑菇不超过200克,我现在觉得这个量应该再减一点才好。   蘑菇是我很喜欢吃的菜,但吃多了也成了我害我的菜了。还是要科学地对待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